素手绘梨衣

【HOZI/荣勋】过年

粉橘色冰块:

设定在tc
OOC,勿上升真人
只是一些琐碎日常
新年快乐

权顺荣做完项目报告的最后一部分,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已经快八点,要过年了,整栋楼都提前下了班,他环视了一周,就剩自己的灯还孤零零地亮着。
他想起那人平日下班就比自己早,那今天……权顺荣赶紧抱上外套和围巾,匆匆往楼下走,走到写字楼大厅时发现自家的车果然已经停在了门口,上面已经落了一层雪花。

权顺荣透过旋转门隐约没看到爱人的身影,边穿外套边走近了才发现李知勋把副驾驶的椅子放倒,手里抱着罐可乐放在胸前已经睡了起来,半张着嘴的模样,实在可爱得紧。

权顺荣笑着敲了敲车窗,看见李知勋抖了一个激灵,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坐起来看着他,非常不满地摇下车窗,正欲说话,没料到权顺荣盯着这睡颜垂涎已久,一手扶着车窗顶,直接搂过李知勋的脖子就吻了上去,李知勋的嘴唇很柔软,权顺荣细细摩挲了一会儿才不舍放开。

“疯啦,不怕被人看到啊”
“都大年二十九了,大家早下班了”
“你也知道大年二十九了啊,咱们还什么都没准备呢,你还磨蹭到现在”
“我错啦”权顺荣脸一皱,哼哼唧唧地撒起娇来,快三十的人了,还和李知勋十八岁那年认识的时候一样。
李知勋和这厮生活了十年有余,早就免疫了,扯了扯权顺荣的脸颊
“趁超市还没下班,快开车吧你”


2. 关于年货

两人都是上班族,直到今天进了超市置办年货时才真觉得有了过年的气氛。

权顺荣脾气是个小孩脾气,口味也是个小孩口味,推着购物车牵着李知勋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就往糖果区走。

散装区旁的工作人员看着这人两眼发光,必然不会放过做广告的好机会,抓着袋子就往权顺荣怀里塞

“先生你试试我们这个牌子的软糖、酥糖,还有新出的牛奶水果的棒棒糖,有各种口味的,这两排价格都一样,您自己称就好”

“好好好…….”权顺荣笑得眯了眼,结果刚伸出自己的仓鼠小爪爪,就被李知勋一把按住
“每个口味不能超过三个”
……
“知勋……都过年了……”小仓可怜巴巴
“再牙疼怎么办”
知勋大人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毕竟权顺荣在吃甜食这事儿上劣迹斑斑,想着法儿偷吃,然后到半夜又牙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李知勋每次嘴上不说,心里心疼得不行,每次只能把人拉到怀里轻轻拍着安慰,还得装狠训上两句这个甜食控才能消停两天。

于是最后零食区逛了一大圈,糖果拿了一小包,果冻挑了两盒,坚果买了三四种,薯片屯了几包,曲奇甜饼干等一律拒绝,抱了两大瓶两人都爱喝的可乐就算完成。


3. 关于大扫除

权顺荣年三十起了个大早,躺在床上看着枕边人还在熟睡,想起昨天两人转到年货区,挑春联窗花的时候,商量着客厅,卧室,书房都贴一些,说着说着才想起来还没进行过年前大扫除。

“我负责洗所有的衣服”李知勋一脸“看我多辛苦多体贴你的表情”,“你负责擦地和柜子桌子,如何”
权顺荣则是一脸“习惯了”的表情,反正每年这个时候,累的只会是自己和洗衣机。

不过今年,权顺荣想着想着邪魅一笑,亲了亲李知勋的额头,蹑手蹑脚地走下床,把自己藏在衣柜底下的衣服翻了出来,转身也正好看见李知勋醒了。

“知勋呐,喏,今年我给你的新年礼物,礼物哦,你要不接受的话我会很伤心的呢”小仓故作捂胸口状,然后抖开了自己精心准备的…李知勋专属版福娃套装。
……
“权顺荣你是不是想死”

后来权顺荣趴在地上哼哧哼哧擦地的时候抬头看着李知勋穿着自己送的小红绣花棉袄,带着猫咪耳朵,一脸严肃地盯着洗衣机。

今年的大扫除,值了。


4.关于饺子

李知勋到现在也不会包饺子,每次最多是权顺荣把菜和肉馅儿都剁好了,调料撒上了,李知勋再抱着盆坐在电视前慢悠悠地把馅都和在一起。

家里的饺子做起来都麻烦,其实李知勋知道权顺荣爱吃饺子,权顺荣的妈妈饺子也做的极好,做出的饺子也是各种各样的馅,皮又薄又剔透的那种。李知勋也想过学着包饺子,可每次都被权顺荣一手包办,并坚决不教李知勋。

李知勋以为权顺荣嫌弃自己手笨,但他不知道的是,当年两人相恋时还是少年,权顺荣意气冲动,拉着李知勋向家里出了柜。

爸爸妈妈接受李知勋时吃的那一餐就是饺子。

爸爸拉着李知勋出门钓鱼,妈妈就在家里把做饺子的所有步骤,从和面,擀皮到包饺子,一点一点全都教给了权顺荣。

妈妈说:“以前吧,总想着你给妈妈带给媳妇儿回来,妈妈把所有手艺都教给她。”
“现在看来没这个机会了,只能你自己学妈妈的手艺了”
“但知勋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人家”

于是在权顺荣的记忆里,他要好好对李知勋,那至少要做到,他爱吃的东西,他得自己来,他不能让李知勋累着。

少年幼稚的想法,一不小心就坚定了很久很久。


5. 关于烟花

两人都不是爱闹腾的人,从大学到现在所有大大小小的节日纪念日都比较平淡,过年也一样。晚上两人吃完饺子,和爸爸妈妈视频通话完,就相拥着蜷在沙发里看春晚,不时发一些祝福消息,一直看到两人困到头对头撞到一起。

“嘶……”权顺荣没顾着自己,揉了揉李知勋的脑袋,“走,咱俩也放烟花去吧”

李知勋窝在权顺荣怀里点了点头,笑着问道
“你今年没买那些窜特高的玩意儿吧”

权顺荣也笑了,把李知勋摁到沙发上,手不老实地挠得李知勋咯咯地笑
“我那点破事儿我看你要揪着说一辈子了哈”

权妈妈不愧是权顺荣的亲妈,当年和李知勋关在房间里谈话的时候,把权顺荣紧张得半死,结果最后竟然是把权顺荣小时候的糗事全抖给了李知勋,比如:

七岁的权顺荣第一次自己放烟花,小小荣把烟花插到了雪地里,认认真真左挑右选个好方向,点燃,“咻”地一声一缕烟火窜了出来,结果朝着自家就窜了过去,炸碎了客厅玻璃。

小小荣在七岁新年的夜晚被罚掉了晚饭和所有的糖果,瑟瑟发抖地裹着被子待在客厅,第一次知道了“饥寒交迫”是什么感受。



成年后的权顺荣的学乖了,只买了些小姑娘玩的烟花棒,和李知勋两人家居服套了个羽绒服站在家楼下点完就算过了这个年了。
说来这个,李知勋怕的东西也很奇怪。他不敢点打火机。据说是小时候被灼伤留了点小阴影。

权顺荣点燃了一只递给李知勋,看着李知勋笑着接过去,烟花的亮光照亮了他的脸。

“还挺好看的”李知勋说,他举着甩了甩,烟花的火苗顺着轨迹留下一串印子。

你比烟花好看,权顺荣想。




你和我一起走过长长的街,走过无聊平淡的岁月,却足以把整个世界都甩在身后。





END





——————
各位新年快乐啊
更一点小甜文,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我是个更文非常非常慢的人,也不擅长写长篇,有灵感了才能码出一点点字,所以有那么多人的关注和喜欢真的非常感激。【肚脐礼

咸鱼的日常脑洞XD

段疃:

#脑洞#颈花#
脑洞来源于空间,不妥删


偶然想出的一种奇怪的病,或者说是世界观


0.人渣不配拥有花朵。


1.当两个人相爱,双方后颈会“长出”纹身似的花朵的图案,花的种类和样式会根据两人自身而决定。
“老公,我觉得咱们儿子早恋了”
“为什么”
“他最近总喜欢穿高领衣服”


2.两人花朵图案是相同的,当然世上人这么多难免会有重复,于是就有了类似“月季恋人交友群”这样奇怪的东西。
“这个男孩儿我好像在蝴蝶兰的群里也见过”


3.两人越相爱,花朵颜色越鲜艳,越逼真,甚至还会有花香。
“这是桂花的香味?一单元那对老夫妻又来公园散步了吧,真幸福呀”


4.当两人分开并不在相爱时,花朵会慢慢消失,如果分开后一方仍爱着另一方,前者图案处会留下丑陋的疤痕并带有刺痛,直到这种情感消失。
“我的疤消失了?你眼力真好我都没注意,我和你说阿,昨天,我收到他婚礼的请柬了”


5.当一个人爱上了一个已有所属的人时,手腕内侧会出现被暗恋者的花朵图案,仅暗恋者与被暗恋者可见。
“你手怎么受伤了,给我看看。嗯?你手腕上是什么”


6.在一段恋情中,如果一方爱着另一方但另一方没有同样的情感的话,前者的花朵会像只勾了线一样没有颜色,后者不会有花朵。
“它真好看,只可惜没有颜色,我认不出到底是什么花”


7.在一段恋情中,如果一方背叛了另一方,前者花朵会花瓣破损沾满泥土。
“我们分手吧,我还是喜欢干净的花”


8.一个人如果和另一个人相爱至死,选择土葬墓地上会开出花朵,选择火化则骨灰会变成花瓣。
“嫁给我吧,我想让我死后身边还能围绕着我们的花”


9.如果一个人深爱的那个人已故(非自然死亡),这个人的花朵会呈黑白色,与上一条互不冲突。
“这片花田真美不是么,就是种类有些杂,不,不是人工种植,这儿曾经是个战场”女人抚摸着颈后的黑白花朵淡淡笑道


10.花朵不在任何镜头下可见,只有肉眼可以看到,也就是花朵不可记录。
“我一直不知道初恋时的花是什么,现在互联网发达了,可我早就忘记了它长什么样了”


有……想一起写的大大吗没有我就自己写了/捂脸
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和我说啊我可以写出来的!/莫名兴奋
占tag致歉